当前位置中国画报 > 今日热点 > 正文

男子因诬告陷害罪被刑拘后死亡 看守所:没人打他

原标题:男子因诬告陷害罪被刑拘后死亡 看守所:是正常生病,没人打他  父亲孙永初去世一年多的时间,孙华一直想查清他的死亡原因。  2019年7月5日,孙永初因涉嫌诬告陷害罪被刑事拘留,羁押于鹿邑县看守所。同年9月17日,孙永初因病转到医院治疗,9月20日,经周口市中心医院抢救无效死亡。▲孙永初生前旧照  《司法鉴定意见书》显示,孙永初符合双侧硬膜下慢性血肿引起颅内压增高、脑疝、昏迷,进而发生肺部感染,导致急性呼吸循环衰竭死亡,但是不排除由于头部“遇到轻微惯性力作用”导致其慢性硬膜下血肿。  孙华认为,鉴定结果比较模糊,父亲有可能在看守所遭到殴打。他甚至怀疑是村里长期与父亲有矛盾的孙某才“买凶杀人”。  3月12日,鹿邑县看守所相关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孙永初是一个六、七十岁老人,在看守所没有人会打他,“ 买通看守所的人打他,更是不可能,全是他们家属的主观臆想。”  鹿邑县公安局相关工作人员回应称,目前孙永初的事情正在走法律程序,公安局也在积极配合,之后法院判决了,该承担什么责任就承担什么责任。  村委换届选举现场打架  一年后因扰乱选举遭举报被刑拘  孙永初,1952年8月1出生,河南省周口市鹿邑县贾滩镇后堂村村民。据孙华介绍,父亲孙永初性格直,平时在村里爱管闲事,有看不惯的事情总喜欢问问。  2017年7月,因村支书孙某才将村集体土地划成宅基地卖给个人,贪污村民低保、路灯安装、危房改造等多笔费用,孙永初到镇上、县里进行举报,致使孙某才被撤职。▲孙永初生前旧照  孙华说,孙某才对此事怀恨在心,后来在一次村委选举过程中将孙永初三根肋骨打断。相关判决书显示,2018年5月23日10时许,孙某才与孙永初因村委换届选举发生争执后相互辱骂,进而发生厮打,在厮打过程中孙某才将孙永初推倒在地,孙某才用脚朝孙永初腰部踢跺,致使孙永初身体受伤。后经鉴定,孙永初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。  同年10月29日,孙某才因犯故意伤害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,缓刑一年。  据孙华介绍,2019年6月20日,孙永初被现任后堂行政村村支书刘风杰举报到鹿邑县公安局,理由是2018年5月23日扰乱选举,2019年6月27日公安局以扰乱选举,将孙永初行政拘留7天。  一封时间为2019年6月20日、盖有鹿邑县贾滩镇后堂行政村村民委员会章的控告信显示——  2018年5月23日上午,在村委会换届选举中,后堂村村民孙永初,在不是党员、不是群众代表的情况下,在村委会换届选举主会场投票后,不遵从选举安排回自己所在的后堂村参加活动票箱的投票选举活动。反而跑到前堂村由孙某才等人负责的流动票箱前,以孙某才乱发选票为由与其发生争执,继而引发双方厮打,致使该流动票箱无法进行投票,对选举工作造成严重影响。恳请公安机关对破坏依法进行的选举秩序的孙永初予以严惩。  盖有鹿邑县贾滩镇后堂行政村村民委员会章的控告信  “拘留期满后,孙永初又被鹿邑县公安局带走,原因是孙某才控告孙永初涉嫌诬告陷害罪,鹿邑县公安局立案侦查后,将孙永初刑事拘留,羁押于鹿邑县看守所。”孙华说,村支书刘风杰和孙某才是干亲家关系,他怀疑刘风杰公报私仇,与孙某才一起报复父亲。  鹿邑县公安局逮捕通知书显示,经鹿邑县人民检察院批准,鹿邑县公安局于2019年8月9日,对涉嫌诬告陷害罪的孙永初执行逮捕。▲逮捕通知书  看守所羁押期间突然死亡  家属怀疑曾遭殴打  父亲孙永初被抓后,孙华担心他年龄大(当时67岁)、在看守所里身体出问题,立即请了一位律师试图办理取保候审,但是没能成功。  孙华说,2019年9月17日,他突然接到派出所工作人员电话,对方说父亲病重,先在鹿邑县人民医院治疗,后又被拉到周口市中医院进行抢救。“当我们家属见到父亲时,他已经没知觉了;到2019年9月20日凌晨,去世了。”  相关司法材料显示:经审查查明,2019年7月4日,鹿邑县公安局决定对“2019.07.04周口市鹿邑县贾滩孙永初等人诬告陷害案”立案侦查,7月5日决定刑事拘留孙永初,同日送鹿邑县看守所收押,8月8日鹿邑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孙永初,9月3日鹿邑县公安局决定对孙永初等人移送审查起诉。  2019年9月17日,鹿邑县看守所以孙永初患有脑溢血为由,制作提请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;9月20日,孙永初经周口市中心医院抢救无效死亡。▲司法材料所载相关细节  《司法鉴定意见书》显示,孙永初符合双侧硬膜下慢性血肿引起颅内压增高、脑疝、昏迷,进而发生肺部感染,导致急性呼吸循环衰竭死亡,但是不排除由于头部“遇到轻微惯性力作用”导致其慢性硬膜下血肿。▲《司法鉴定意见书》所载鉴定意见  孙华认为,鉴定结果比较模糊,父亲有可能在看守所遭到殴打。他甚至怀疑是村里长期与父亲有矛盾的孙某才“买凶杀人”。  在申请二次鉴定的同时,孙华也向鹿邑县公安局提出刑事国家赔偿申请,请求赔偿死亡赔偿金、丧葬费、精神抚慰金,共计2443527元。2020年6月28日,鹿邑县公安局作出不予赔偿决定。▲鹿邑县公安局出具的国家赔偿决定书  此后,孙华向周口市公安局提起复议,2020年9月10日,周口市公安局责令鹿邑县公安局重新作出决定。▲周口市公安局出具的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(部分)  孙华说,目前他请了律师,准备起诉鹿邑县看守所和公安局,正在走法律程序。  鹿邑县看守所回应:  “是正常生病,没人打他”  3月12日,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后堂行政村村支书刘风杰。据其介绍,孙永初多次上访告状,村里很多项目他甚至会阻拦不让开展,举报孙永初是因为当时县里10多个部门开展作风与腐败问题的综合治理,孙永初扰乱选举的事情属于治理范围之内。  “无论干部还是群众,只要违法乱纪,侵害群众利益一律都在治理范围内。”刘风杰说,当时后堂村被刑事拘留的有好几个,不是只针对孙永初。  对于家属质疑“帮孙某才报复孙永初”一说,刘风杰解释称,他与孙某才认识,但并不是干亲家,也没有亲戚关系,“这个事情相关部门来调查过,如果我有问题早就被撤职、被处罚了。”  鹿邑县看守所相关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孙永初的案子家属申请第二次鉴定,目前正在走相关的法律程序。  “孙永初的死亡是正常的生病,人在哪里都会生病。”对于家属怀疑孙永初“在看守所被殴打、被买凶杀人”,上述相关负责人称,“看守所有监控,家属也看过相关监控视频,孙永初是一个六、七十岁老人,没有人会打他,买通看守所的人打他,更是不可能,全是他们家属的主观臆想。”  3月12日下午,鹿邑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目前孙永初的事情正在走法律程序,公安局也在积极配合,之后法院判决了,他们该承担什么责任就承担什么责任。  截至发稿前,红星新闻记者多次联系孙某才,但是电话一直无人接听。  红星新闻记者 潘俊文 受访人供图 责任编辑:祝加贝
上一篇:东体:江苏外援直呼老总是骗子 特谢拉甚至爆粗
下一篇:亚泰连宣引援可不只为保级 他们要冲击中超上半区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