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中国画报 > 今日热点 > 正文

前江苏队工作人员话离别 相信会有重聚的那一天

来源:线哥昊运动力  “人间四月天”,这本该是春意盎然的季节,但在阴雨天连绵的古城南京,“告别”成为了这里的主角!恋人的分开、球迷的不舍、同事的告别。。。空气里都弥漫着抑郁的味道。昨天中午,在南京江东中路的一家本地品牌酒店的02包间,一场同事离别在这里上演。  这已经是这批人最近不知道多少次的相聚了,之前是一次次送别球员,又或是商量后续事宜,每一次大家都开心而来,伤心而归。但这一次跟以往都不一样,因为这次是这批同事们自己,真正的离别了。他们都是前江苏队的工作人员,这一次没有任何一名球员参加,因为轮联赛在即,能走的都走了,现在告别的,轮到了工作人员。  昨天下午3:51,奥拉罗尤的前翻译,单治国拉了一个15人的群并第一个发言:大家好!后天起,多位兄弟就要远行继续新的事业。所以我请大家明天中午聊聊天,为远行的兄弟饯行 。他的继任者,奥拉罗尤的翻译陈志鹏秒回了信息:“嗯,我准时到。”随后,有4人(郑明、梁辉、吴波、王欢)因为不在南京或家事请假,有2人表示马上更改出行的车票赴约。  中午11:30,第一个赴会者到达,他是前库卡和特谢拉的翻译曹峥,而把他拍照发到群里的,是陈志鹏,他的边上,坐着东道主单治国,凑巧三位先到的都是曾经球队的翻译,他们挨着坐着。队务沈军是背着行李袋到的,他吃完饭就要赶去上海。陆续,大家都到了,但都没动桌上的菜,因为工作人员中年级最大的队医潘庆华还在路上。老潘还有一年多到了退休年龄,平时在队里也喜欢冲在前面,所以地位也最高。“哎呦,酒都开好了吗!”老潘是酒神,随着他的声音先来到包间,气氛开始热烈起来。“服务员,上菜”,单治国叫到。此时,还有一个说到没到的人,他是助教曹睿,他最近成了网络红人,有点忙。  还没来得及拍照,老潘已经带着大家干了两杯。明天,老潘就要赶赴新的球队,“老大”一走,兄弟们也跟丢了魂似的,但大家还是一起先祝贺了老潘,找到了新的东家。其实,除了老潘外,在座的基本上也都有了新的方向,去留只是时间问题。这个团队的能力和态度确实优秀,所以就业不是问题,只有好坏之分。另外一名队医朱月成也找到了新的工作,但是离开南京还是让他觉得不舍,毕竟他比老潘小,家里还有牵挂。几杯下肚,已经有去向的开始为那些还在寻觅的同伴着急了,有的当场就拿出电话帮助推荐沟通。年轻的曹峥平时话就少,因为还没有下家,在桌上话就更少了。他和小队医刘乾坤目前都还没有确定目标,两人几乎不怎么动筷子,只是默默听着前辈们吐槽,而且两人都没有喝酒。这时,曹睿的到来掀起了聚会的第二个高潮。“曹指导,以后跟你混了。。。”大家习惯性开起了脾气老好的曹睿的玩笑,而他总是回一句:“不要闹了、不要闹了!”  南京城俱乐部的周宁生是老舜天臣子,跟在座大部分人都很熟。老周不断跟大家聊着曾经的往事,也安慰着昔日的同事们。老周很能干,在目前的俱乐部干得很努力,他相信在座的人都能找到新的东家。尽管如此,告别宴该有的气氛还是有的,饭桌上,不知道谁说了一句,“就像顾超说的那样,我们就像散落到各支球队的星星,相信会有重聚的那一天”。确实,以往,五年、十年,甚至更长的二十年,大家都是肩并着肩走过来的,但这次的分别后,大家不得不各为其主。在有趣的大连、成都赛区,昆山、支云和南京城将同场竞技,虽然大家很快会有了重新见面的机会,但对于胜利的期盼将是分裂甚至对立的。  “我在这里提议一下,将来不管是谁混的好了,都不要忘了在座的兄弟们,能帮就帮一把,来,干一杯!”单治国这一端酒杯,引起了大家的共鸣,仰头喝完这一杯,老潘这几个老大哥都背过身去。再回过头来,只有老潘的眼睛是红的,但他也没有泪珠掉下。这样的告别宴已经不是第一次,想必大家心中的泪,该流的也都已经流完了。  就像我个人最喜欢张学友的一首歌《离人》中唱的那样:  离人挥霍着眼泪 回避迫在眼前的离别 你不肯说再见 我不敢想明天 有人说一次告别 天上就会有颗星又熄灭。。。  左起:曹峥、刘乾坤、周宁生、魏巍、潘庆华、荚德林、曹睿、张昊、朱月成、陈志鹏、单治国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