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中国画报 > 今日热点 > 正文

业务量小、派费较低 如何打通快递进村最后一公里?

  “快递只送到镇上,还让我自己去拿,三天不取就要退回去。”这是不久前,四川资阳市中天镇的周某在网购衣服时的遭遇。他所在的桂林社区距离镇上约6公里,虽有邮政网点,但卖家发货选择的某民营快递却不送达,乘车去取往返需花费8元,他觉得非常不合理。
 
  周某这样的尴尬在资阳其他地方正以一种“邮快合作”模式得到解决,据资阳市邮政管理局数据,作为全国快递进村15个市级试点城市之一,试点半年多以来,资阳实现818个建制村通快递,快递进村覆盖率84.94%。
 
  但记者在资阳调查时发现,快递进村给不少村民带来了便利,但当地主推的“邮快合作”模式也并非顺风顺水。在快递派件量是揽件量数倍甚至上百倍的情况下,派费成为快递进村“邮快合作”模式的“瓶颈”,双方的分歧或需要解决的问题,是快递从“下乡”到“进村”增加的成本该谁承担?
 
  村民网购成习惯
 
  快邮驿站开进村
 
  种植户网销水果更方便
 
  “有好几个包裹。”3月30日16时许,资阳市雁江区南津镇振书村2组的宋素菊来到村里的快邮驿站,一次性取走5件快递包裹。她说,自己还不习惯网购,但村里有了快邮驿站后,家里的孩子们经常网购,不仅是穿的、吃的,还有大小家电。
 
  振书村在上世纪90年代前曾是一个乡,集市所在的一条街并不长,距离镇上八九公里。去年4月,当地邮政公司与中通、韵达等多家民营快递企业合作,联合在村上建立了快邮驿站。此前,村里虽有民营快递代理点,但“二次收费”让不少当地村民对网购望而却步。
 
  “小件每件收三块,大件收五六块,有时买的东西才花几块钱,这太不划算了。”宋素菊说,那时,家里人赶场能买到的,都不会网购。“现在能在网上买的,很多都在网上买,所以家里快递比较多。”
 
  记者在现场看到,不时有村民来到快邮驿站取走包裹,除了中老年人,也不乏学生。该快邮驿站的管理者王英夫妇是当地人,他们认为,自从村里有了快邮驿站,部分村民的生活方式发生了改变,以前买东西基本靠赶集,而今网购逐渐成为不少村民的消费习惯。“从小的生活用品,到大的家电都有,一天派件量少则100多件,多则三四百件。”王英说。
 
  振书村的快邮驿站还辐射南津镇新添铺村、冻青铺村及松林村、元坝村部分组。王英夫妇介绍,村民们除了网购,也有更多种植户开始将自家种植的柑橘等水果,网销至全国各地。“种柑橘的多,今年一二月份,每天从这发货的水果都是两三百件。”王英说,除了水果,春节前后寄香肠、腊肉的村民也不少,有的村民会经常将家里的土特产寄给在外上班的儿女。
 
  对此,冻青铺村水果种植户刘大爷感同身受。“每年家里产的柑橘都有一万多斤,以前都是商贩来收。”他说,“现在,隔壁村就可以寄快递,距离也只有两公里多,今年我有一半多的柑橘都是网上卖出去的,收入也多点。”
 
  派费成合作“瓶颈”
 
  “邮快合作”抱团进村
 
  快递进村增加的费用该谁出?
 
  快递“下乡”到“进村”,这“最后一公里”要打通,看似水到渠成,却并非易事。资阳市邮政管理局副局长王利坦言,乡村振兴需要快递进村,但一些农村地区山高路远、地广人稀、需求不均,增加的运输和投递成本难免让许多民营快递企业望而却步。为此,推动邮政与民营快递企业“抱团合作”,通过仓储、运输、分拣、派送的资源共享来降低运营成本,是推进快递进村的一种较好模式。
 
  “邮快合作就是利用邮政点多线长面广的优势,把分拨场地等提供给民营快递公司使用,统一分拣、运输和揽投,并在末端建快邮驿站。”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资阳市分公司副总经理、资阳市快递协会会长贾茂昌介绍,资阳在2019年启动“邮快合作”后,前期主要针对快递“下乡”,在乡镇推行。在资阳被纳入全国快递进村试点城市后,“邮快合作”转型升级,开始向村延伸。截至目前,包括城区的79个,资阳已建立265个末端快邮驿站。“我们今年的目标是实现县级有(处理)中心,乡镇有节点(周转中心),村村有驿站,全面打通县乡村三级快递物流体系。”
 
  贾茂昌介绍,民营快递企业的派费是相对固定的,如雁江从城区到乡镇每件派费约0.7元。“7角钱包括从城区运到乡镇,然后送到客户手上,除去油费、房租,送到乡镇还勉强。”他说,目前民营快递和邮政合作,邮政替民营快递代运至民营快递乡镇代理点,每件包裹的运输费约0.25元,剩余0.45元给代理点。但“进村”,又远又散,成本必然增加。因此,邮快双方在合作升级中,目前谈的价格是从0.7元增至1.3元左右。
 
  “‘邮快合作’的两个原则是不损害(民营)快递公司的既得利益、不破坏行业价格体系。”贾茂昌说,针对快递“下乡”到“进村”每件增加约0.6元成本,他们提出的思路是“政府补一点,邮政出一点,快递公司挤一点”来解决。
 
  贾茂昌还透露,在快递进村的“邮快合作”中,目前主要是邮政免费试点,在部分村通了一些,但增加的派费成本已成为双方合作的“瓶颈”,至今仍未谈拢。因为,民营快递企业总部给县级加盟公司的派费较低,除去运转成本,利润很低甚至亏损,这需要民营快递企业总部的支持。
 
  “没有总部的支持,我们要进村都是亏,一年至少亏50万。”某民营快递品牌乐至县代理点负责人表示,在四川,快递是以派件为主,总部给县级加盟代理点的派费每件不到1元,除去省公司到乐至的运输、分拣和场地成本0.38元左右,县城到乡镇的派费只剩下0.6元左右,快递进村如果只挤压末端,根本无法推进。因而,资阳“邮快合作”在快递“下乡”到“进村”所增加成本的分摊问题上,谈了多次也未谈拢。
 
  解决之道
 
  短期内降本增效
 
  长效可持续发展需要与产业相结合
 
  根据计划,资阳预计在今年6月将实现“快递进村”全覆盖,今年内建成县、乡、村三级快递物流体系,实现“村村有驿站”。那么,在推进快递进村“邮快合作”中,又如何解决当前遭遇的“瓶颈”问题?如何保证快递进村后的长效发展?
 
  贾茂昌表示,针对目前快递进村派费成本增加这一“瓶颈”问题,除了向政府申请补贴,邮政贴一些外,他们也将向上汇报,争取民营快递企业总部的支持。“此外,在去年5月建成邮快合作示范产业园,多家快递品牌入驻的基础上,我们打算用上自动分拣机,通过共仓共分共配等措施,降本增效。”贾茂昌说,同时,他们还在快邮驿站叠加小商超、金融等普惠公共服务,让快递进村后能多一些生存空间。
 
  快递行业多名从业人员则认为,从各地实践看,优化分拣、运输等降本措施在短期内有助于快递进村的推进,但并非长久之计。“快递也必须与产业相结合。”贾茂昌说,在农村培育形成快递+产业,让消费品能下乡,农产品也能进城,才能让快递进村后留得下来。
 
  “政府补贴,可以把基础设施建好,但这不是长效发展之计。”王利介绍,在安岳柠檬、雁江柑橘等农产品销量增加的情况下,资阳整体的派揽件比例在3:1和4:1之间,但地区差异很大。为此,资阳在推进快递进村的“邮快合作”中,必须与乡村振兴相结合,农业农村、交通运输等多部门参与,在农村培育出自己的产业,大力发展农村电商,并搭载乡村客运村村通的“金通工程”等平台。“快递进村后要长效可持续发展,必须要有东西卖出去才行。”
 
上一篇:《觉醒年代》爆哭完结!这个梗所有人都没发现……
下一篇:多彩生活指间绽放 残疾农家女传艺乡邻“钩织”幸福梦
返回顶部